百加说车
当前位置:首页 - 书籍 >

病痛深渊里,怒放的艺术之花——兼谈“符号”与“偶像”的差异

2019-09-10来源:新手村

一个人的名字,会被多少人记住?会记住多久?

有的人,名字写在海滩上,一阵云烟掠过,消散在历史无情的阴影中。

有的人,名字活成了永恒的符号,凝结为人类精神的一部分。

“符号”与“偶像”不同。

“偶像”是现代商业社会共谋的作品。偶像崇拜的反作用力是——任何偶然事件的揭露,都会带来刻意“人设”的崩塌。崩塌的偶像,支离破碎、一地鸡毛,甚至带来商业上的地震。俗话说,出来混的迟早要还的。

世界上从没有完美的人。人们并非是对偶像完美的苛刻,而是虚假破灭后的反噬。

“偶像”靠人设,“符号”则来自生命的张力。

“符号”,是斯人已逝,盖棺而永无定论。无论是谁,在这个人的生命能量面前都会肃然起敬。

弗里达——这个20世纪的墨西哥女画家,就是如此席卷全球的符号。

她登上法国时尚杂志的封面,是印在国家销票的女人,各类艺术家克隆她的形象来完成自己的艺术,各大牌设计师的灵感来源,她的头像和画作陆续印上美国的邮票和文化衫、鼠标垫,甚至乐队的专辑封面……连她的一字眉也成了特殊的象征符号。

弗里达的人生,演绎了一个女人所能承受的疾病与痛苦的极至。

6岁小儿麻痹,18岁车祸全身粉碎性骨折,割开子宫,骨盆破碎。从此,伤痛如影随形,时常不得不依靠酒精、麻醉品和卷烟来缓解肉体的疼痛。一生33次手术,自嘲创造了接受最多手术的世界纪录。3次流产,终身不能生育。22岁成婚,32岁离婚,33岁复婚,47岁去世,去世前切除了右腿。

饱受疾病的折磨,情感的剧痛,与爱人的相爱相杀,成就了弗里达的天才作品。弗里达大概是把女人的痛苦演绎得最令人震撼的画家了,她毕生的画作大部分是自画像——器官分离、开刀、破碎的肢体,坚毅的眼神……每幅画都是对生命的控诉,画面的背后是那个让人无法直视的痛苦、坚韧、激情和孤独的灵魂。她说:“我画自画像,因为我经常是孤独的,因为我是自己最了解的人。”

生命中的苦难与痛楚,滋养、孕育着伟大的创作。黑暗的深渊,如黑洞一般的生命张力。这种冲突、矛盾与升华,是人性最美的那部分。弗里达,已经升华为世界性的精神符号。

由她不禁想到另一个20世纪的全球符号——切·格瓦拉,生命只有短短39 年。切·格瓦拉死后,他的身影不断出现在T恤、挎包、烟盒、影像之上,在世界每一个角落都可以看到他留下的身影,“切·格瓦拉”甚至成为一门有利可图的产业。

 20世纪的中国也给世界贡献了一个大符号——毛泽东。在他身后掀起的是神是魔的争论,永无止息。在欧洲贵族的家中,会以收藏毛泽东像为荣。

弗里达并不是个幸福的女人,一生饱受疾病与情感的重创。

切·格瓦纳是个理想主义的失败者,惨死于自己的理想之下。

毛泽东跌宕起伏、大起大落的传奇人生,斗争的气魄让敌人也敬重。

与疾病痛苦的抗争,对理想最真诚的追求,反抗斗争的传奇……这一切,是生为人最美的部分,无关乎成败得失,无关乎政治观念。这是生命演绎的符号,超越了国界。

鲜明的个性,至情至性的浓度,受到人生压力的巨大撞击,迸发出最壮美的生命张力!

生如夏花之绚烂。

这是血肉的浇筑,灵魂的呐喊。

绚烂的生命之花,怒放在高压力、高浓度、高挑战的深渊。

看啊,那才是一个人!

 作者:王小平,作家、思想家,出版了《本领恐慌》、《第二次宣言》等上百万字作品。近年来追根溯源,立意寻求一条文化传承的新路。邮箱:wangxiaoping@vip.sina.com


转载文章地址:http://www.nlcha.com/shuji/3494.html
(本文来自百加说车整合文章:http://www.nlcha.com)未经允许,不得转载!
标签:
网站简介 联系我们 网站申明 网站地图

版权所有:www.nlcha.com ©2017 百加说车

百加说车提供的所有内容均是网络转载或网友提供,本站仅提供内容展示服务,不承认任何法律责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