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加说车
当前位置:首页 - 十字绣 >

掘金之地!在非洲创业的那些中国人

2019-08-14来源:美家网

往往越是危险的处女地,越能给予开垦者巨额的馈赠。随着国内市场红利的结束,越来越多有着蓬勃野心的中国人,跨越千山万水,在非洲这片神奇的土地上开始了淘金之战。

掘金之地!在非洲创业的那些中国人

去非洲之前,杨涛遭遇了人生中最大的危机。创业失败,他欠下了上百万的债务。为了还债,2010年,杨涛去了华为工作,两年之后,他被派往肯尼亚,为当地的电信运营商做移动支付系统。正是这一次巧合,改变了杨涛的命运。

“我发现这里有非常现代化的城市,也有很多高富帅,也有很多黑富美。广大的中产阶级也在蓬勃兴起,他们对生活品质的要求也越来越高。”在非洲工作三年,杨涛对非洲有了全新的认知。曾经创业的经历让他蠢蠢欲动,如此大的需求空白,不正是好时机吗?

说干就干,杨涛成了一名“二道贩子”,从深圳华强北批发电子产品,再卖到非洲。

批发市场的老板对他说,非洲最好卖的是1块钱的耳机。但执着于品质,他进了很多10块、20块、30块的耳机,由于进得比较多,老板还送了两公斤1块钱的耳机。结果货到之后,10块、20块的耳机完全卖不动,而1块的一扫而空。后来杨涛才了解到,因为之前市场上大家都在卖1块钱的耳机,非洲人觉得这就是市场标准,耳机就应该是这样子的。

尝到做中间商的甜头后,杨涛准备干票大的,他要做电商平台,成为非洲的“亚马逊”。

如何管理本地员工,是杨涛遇到的第一个大问题。有次,因为一位员工迟到,被罚了5块钱,那人立马翻脸辞职,还鼓动了很多本地员工辞职。不仅离职,还向所有能举报的部门,如海关、税务、社保、警察局等等。这次教训让杨涛长了记性,此后对于当地员工的处理,格外谨慎。

虽然目前非洲电商公司以欧洲创业团队和本地创业团队为主,杨涛对未来还是很乐观。如果对照30多年前美国在发展中国家的经商策略,杨涛的创业或许能提供一个模板:将国内的成熟模式拷贝到非洲,说不定是能最快成气候的一种方式。

掘金之地!在非洲创业的那些中国人

第一次踏上非洲,过海关时的经历让徐海终身难忘。不耐烦的黑人大叔用蹩脚的英文说着“盲宁”(钱)、“盲宁(钱)”,跟需要过关的旅客索要钱财,除非你是有头有脸的大人物,否则一个都不会放过。

“我就是不给钱,结果你猜怎么着?直接我把拉过去盘查搜身,就差把内裤扒出来,不给钱不放你走,如果你去投诉,对不起,没有投诉部门,找他们上级?上级装傻充愣,不管你说啥,反正就是听不懂。”被整崩溃的徐海还是只能掏钱了事。

初来乍到就得了个下马威,徐海对非洲的第一印象就不太好。“这里极不安全,想象一下,黑夜降临,没有灯光,黑人去街上抢东西,抢劫,没有人可以辨认他们的模样。”尽管如此,想要赚钱的欲望还是盖过了恐惧和不满。

考察一圈后,徐海就辞职,去非洲创业。2013年6月,他创办了木材加工厂。徐海把事业的起点选在了尼日利亚,这个处于西非东南部的国家,是非洲的人口第一大国,也是非洲第一大石油生产和出口大国。

然而,烦心事儿接二连三而来。厂子才开张三个月,几乎没有一天不被税务部门骚扰,厂前空地占有税、广告牌税、垃圾处理税……巧立名目,漫天要价,动辄开个相当几万人民币的“税单”。接下来是和税务官经久的讨价还价,最后谈妥实际支付的可能只是起步价的几十分之一。而这些所谓税费绝大多数都流入税务官私囊,真正上缴国库的可能只有九牛一毛。

政府的腐败让人头疼,员工也不让人省心。一次,徐海让一个跟了自己很久,还算靠谱的黑人哥们儿帮忙送货出城,回来以后,那哥们儿就痛哭流涕地说自己在路上遭了打劫,给了流氓400块过路费才把货安全送到。徐海二话不说就把钱补给了他,还另给了200块补贴。

几天后,徐海自己开车去那条路送货,见到了那群拦路的小流氓。他气不打一出来,抄起家伙就质问他们是不是坑过自己的钱。那群小流氓一脸懵地说,上次开着这辆车送货的黑人,说自己没钱,只给了一罐可乐,就放他走了。

回厂后,徐海盘问那黑人哥们儿,黑人一把鼻涕一把泪,诉说自己上有老下有小。徐海让他还钱,结果,这哥们儿从厂房里顺了几块木材就溜了。徐海彻底寒了心,这儿没人可信,谁也别信。

“不是所有人都能在这儿赚钱,赔钱的也多着呢。”徐海说。“像浙江人在非洲做的好,主要是他们的商业意识好,另外他们都很能吃苦。进货进得准,时机把握好。同样的市场,换别人可能就赔钱,他们就能赚钱。现在尼日利亚做生意的中国人主要是浙江人,他们在货源上有优势,在那里做贸易就很赚钱,但有些北京人、东北人去做生意,就赔大发了。”

掘金之地!在非洲创业的那些中国人

张湃的创业团队很特殊,没有一位华人或者印巴人。他的生意虽小,但在坦桑尼亚却有四家门面,两块土地。张湃很实诚:“因为刚刚到坦桑,实在是没有钱可以请华人给我工作,所以只能用本地人,甚至还舍不得用那些有经验又聪明的本地人。四家店铺的经理都是普普通通的员工培养起来的。”

至于两块土地,一块在用,一块待开发。这并不是因为他带去坦桑很多资本,反而是被逼无奈的产物。

在坦桑尼亚租用一个500平方的厂房,每个月的价格是4.5美金/平方,半年一交,一年27000美金租金。一年后,张湃就遇到了这样的问题:面积马上不够用,同时又要交房租了。

想想租这个小地方五年,租金都可以买一片天那么大的土地了,张湃觉得,凑钱买地更划得来。“没有生意就关门,反正再也不为交房租发愁,再说二十年后我回中国养老,卖掉土地和工厂还有一笔钱呢。”

但问题永远没有那么简单,华人在非洲买地后遇到各种纠纷以及政府骚扰的先例很多。于是,张湃决定远离他口中“乌烟瘴气”“腐败成风”的坦桑尼亚首都中心,去乡下KIBAHA创业。

KIBAHA远在乡下,但地理位置有优势,处于交通要塞,民风淳朴,政府办事胃口小,能为张湃节省一大笔打点的钱,在KIBAHA买地的时候,张湃花25万先令小费(七八百元人民币),土地局工作人员就会立即去现场测量,花500万先令,很快就可以拿到围墙许可证,1000万先令就能拿到厂房建设许可证。这比在市中心买地畅通百倍。

在坦桑尼亚,张湃还有过这样一段惊魂经历。有一次度假,张湃认识了一个叫F的黑人,此人能说流利的英语,看上去受过高等教育,两人便交了个朋友。

一来二往熟了后,一次,F西装革履来到张湃厂里,把张湃拉到办公室,很神秘地问张是否可以帮他一个忙。“500万美金,你帮我洗出来,分你一半。”F说,自己之前在伊拉克银行上班,银行被炸了,到处都是尸体,这钱是他从准备运到中央银行的美金箱子拿的。

几百万美金的诱惑,张湃有点动心,便跟着去看钱。屋子里有3个黑人守着几个保险箱,箱子里都是美钞,钱倒是真钱,只是所有的钱上都有伊拉克银行的标志,需要用特殊的药水把钱上的标志洗掉,才能流入市场使用。

“张,这可怎么办?买药水需要3万美金,要不你先买吧,我有个哥们儿正好卖这种药水,钱洗出来了就分给你!”F一脸严肃。

张湃的大脑飞速转动,他觉得自己上套了。“行,我去买。”张湃赶紧开车离开。几天后,他打电话给F,说药水已经买好了,让F来自己办公室取。

F一到办公室,张湃就拿出在非洲防身用的枪,当着他的面把子弹上膛,对着他,大声吼道:“你是不是设套坑我?你不承认是吗?那我就解决掉你先!”张湃拿枪用力地顶住他的脑门。F两腿一软,“扑通”一声跪下大哭:“对不起,是我错了,我是个骗子。”

张湃本着出门在外不惹事的原则,还是放走了这个骗子。

最近半年时间,张湃在卢旺达开发新市场,但最终铩羽而归。“相对坦桑市场来说,卢旺达实在太小了,小的都无法做生意,所以大家好好珍惜在坦桑的商业机会吧,另外,无论如何,保命、防小人最重要。”

非洲的钱或许是比国内的好挣,但是绝对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。

转载文章地址:http://www.nlcha.com/shizixiu/2969.html
(本文来自百加说车整合文章:http://www.nlcha.com)未经允许,不得转载!
标签:
非洲 创业 跳槽那些事儿 耳机 奈及利亚 坦桑尼亚 肯尼亚 移动支付 欧洲
网站简介 联系我们 网站申明 网站地图

版权所有:www.nlcha.com ©2017 百加说车

百加说车提供的所有内容均是网络转载或网友提供,本站仅提供内容展示服务,不承认任何法律责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