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加说车
当前位置:首页 - 求婚 >

电影有感

2019-04-09来源:赣州网

《海胆》


十个人物的采访,我个人最喜欢李安和阮经天。


雷晓宇被李安深刻影响。这种影响到什么地步?李安的电影他看了无数次,他理解李安,在李安的电影里寻找共情,全然相遇,找到每个人物的出口,情感最深处的连接,把李安当作“理想父亲”那样去爱,所以写李安也是我个人觉得写得最好的,边看边让你恨不得去再看一遍电影,对着这些文字和她一起再认识一遍李安。作为导演的李安要回答多少遍记者的问题都可以,但别涉及家庭,那是一种隐私。在电影之外我们能感受到儒雅之外的李安。


阮经天依旧是那个大男孩,渴望爱需要爱,对于他来说,没有爱就太孤独了。他的身上有一种接近天真的真诚,可以说十分真心了。毫无顾忌的说出自己的困惑和个人渴望,甚至于个人需求,都不避讳,但那时候的男孩最终长大,知道如何用另一种方式来面对难题,知道自己需要什么。


朴树一开始我以为亲笔信是手写,却不是,只是手写签名,呵呵。朴树很多人都写了,所以内容不新鲜。


黄觉的之前在网上也有陆续地看到,依旧没有新鲜的内容。


可能作者太喜欢李安了,邹市明、刘晓庆、刘若英等等,基本每一篇都要带上李安,带上卧虎藏龙,对了让人觉得烦。因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特征,并非只有玉娇龙和俞秀莲。


十个人物采访语言高度相似,强化了对人物的认知的缺乏批判性和完整度。但这并不是技术性导致的,而是基于作者对于人物专访的价值意义和惯性。她能很容易取得采访者的信任,但说多少,在于受访者,作者加入了个人意向有点多,或者说过于委婉。


“人生始终是一个要从头再来的游戏。”


所以我们能从书里探知多少,也不过是写出来的,没有写出来的又有多少?明星们,早知练就了如何面对镜头,如何面对采访应对的本领,真假虚幻,不用当真。


其实,我们每个人也是海胆,外表有刺,用来抵挡这个世界的残酷和冷漠,内心柔软,干净热烈,对着爱的人和事物。


《侯孝贤》

人喜欢谈论自己真正喜欢和花过时间的东西。这些年里,他的朋辈风流云散。杨德昌去世了,张艺谋和陈凯歌在拍大片,田壮壮犹如上山的道人,回电影学院教书了。他的朋友,编剧吴念真干脆不再拍电影。有阵子,吴先生几乎成了台湾的广告代言之王,从啤酒到房地产,无所不包。可侯孝贤自己,至今难以接受代言这件事。宫崎骏和侯孝贤毕竟都是温暖的人,对人世的孤独还是心怀不忍。他们为千寻准备了小白龙,也为隐娘准备了磨镜少年。她们奇诡的命运终于找到支点,从此有了希望和勇气,有了同类,不再孤独。得一人心,便可终日奋舞。

所谓磨镜少年,磨镜即是磨心。少女敏感犀利,要当得起如此少女的爱人,少年的心必须是透明的。在侯孝贤看来,电影是发现,而不是观看

聂隐娘在山野的告别,还有《悲情城市》里,梁朝伟在火车站的告别。在《刺客聂隐娘》里,那一段配乐名叫Rohan,我放在手机里,经常听,只觉天疏地阔,廿事何足挂齿

《阮经天》

我一定有我的卑劣,但我非常清楚爱是什么—一那是世间一切问题的答案。但到头来,你生命里真正在爱的那一个人,他一定是会有委屈的。”爱到底是什么呢?很多年年前,看过一句诗,是一位老诗人在“文革”结束之后写给自己的老妻的:“我什么都给你,只要你要,只要我有。”我觉得这个不错。只要有爱,就不害怕那些摧残。



转载文章地址:http://www.nlcha.com/qiuhun/431.html
(本文来自百加说车整合文章:http://www.nlcha.com)未经允许,不得转载!
标签:
相关推荐
网站简介 联系我们 网站申明 网站地图

版权所有:www.nlcha.com ©2017 百加说车

百加说车提供的所有内容均是网络转载或网友提供,本站仅提供内容展示服务,不承认任何法律责任。

tj