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加说车
当前位置:首页 - 历史 >

从意大利贵族到中国主妇,死刑又无罪:身份很多种,灵魂只有一个

2019-04-10来源:企业快讯网

1991年前后,

在纽约许多书店里,

都摆着当时的一本畅销书。

书封上是一个女人的侧影,

一半在光明,一半在黑暗,

带着魅惑而桀骜的神秘。


从意大利贵族到中国主妇,死刑又无罪:身份很多种,灵魂只有一个



谭爱梅路过书店时,

往往会朝女人看一眼。

因为作者和她的姓一样,

都是一个Tam(谭)。

直到一天,她好奇地买回一本,

翻到书中间,随即愣住了。

那上面有一张结婚照,

照片上的男子不正是她的父亲吗?

可是站在父亲旁边穿婚纱的女子,

竟不是自己的母亲!

合上书本,谭爱梅久久不能平静,

这时候她才略微地记起,

自己曾听说过这个女人…



从意大利贵族到中国主妇,死刑又无罪:身份很多种,灵魂只有一个



1916年,

贝安加出生于罗马的贵族世家,

她母亲来自著名的美第奇家族。

这个家族的历史地位非常重要,

曾经出过三位教皇,两个王后。

不但影响着佛罗伦萨的政治,

还是整个欧洲文艺复兴的推手。

甚至可以说,没有这个家族,

就没有意大利的文艺复兴。

达·芬奇、米开朗基罗、拉斐尔,

这三个人的成功都与他们有关。

贝安加的父亲,则是海军高官,

有着极高的政治实权。


从意大利贵族到中国主妇,死刑又无罪:身份很多种,灵魂只有一个


1935年10月,

谭展超以上尉军阶,

考入意大利陆军大学读书。

在一次舞会上跟随他的朋友,

结识了年仅19岁的贝安加。

在欢快的歌舞声中,

两人一见钟情,迅速坠入情网。

得知女儿爱上了中国人,

贝安加的父母强烈反对。

贝安加不惜与父母断绝关系,

也要嫁给这个异国男子。

最终,1936年10月,

她如愿成为了谭展超的妻子。

但这也是梦碎的开始。


从意大利贵族到中国主妇,死刑又无罪:身份很多种,灵魂只有一个


1938年7月,

谭展超从陆军大学毕业。

彼时,意大利与德国结盟,

形成柏林—罗马轴心。

谭展超身边的同学、好友,

无一不为此感到兴奋。

这些人渴望征战已久,

希望与日本一同统治世界。

整个意大利的政治氛围,

令谭展超感到不寒而栗。

抗日战争已经全面爆发,

谭展超执意回国,尽军人天职。

生下两个孩子的贝安加全力支持,

愿意放弃优越的生活和家人的庇护,

跟随丈夫去一个陌生国度。

1938年秋,她踏上了中国土地,

并有了一个中文名字,谭萍国。


从意大利贵族到中国主妇,死刑又无罪:身份很多种,灵魂只有一个


一到香港,

贝安加就生下个孩子,

却因患了胸膜炎死去。

突如其来的丧子之痛,

似乎暗示着日后命运的颠簸。

这时候,丈夫谭展超遇到了,

对他戎马生涯影响最大的孙立人。

孙立人在长沙任缉私总队队长,

以少校头衔邀请谭展超做教官,

不到两年就训练出一支精锐部队。

谭展超跟孙立人移师贵州后,

贝安加也来到了穷乡僻壤。

就在她全心抚养四个孩子时,

意外降临了。


从意大利贵族到中国主妇,死刑又无罪:身份很多种,灵魂只有一个


贝安加在贵州打网球


何懿娴,出生于香港,

父亲是铁路局的工程师。

她很早就离家,考上护理学校。

抗战爆发后,她放弃香港的工作,

来到了医疗条件极差的贵州都匀。

何懿娴容貌靓丽,心地善良,

早年在香港就有“院花”之称,

谭展超曾经与她有过一面之缘,

但那时她还是个懵懂的孩子。

两人在都匀重逢,彼此凝视时,

谭展超眼里有了爱意的火光。

贝安加很快就察觉到这份感情,

对于心高气傲的她而言,

这是丝毫无法容忍的。

她放弃了曾拥有的一切,

千里迢迢跟随丈夫来到这里,

他怎么能够背叛自己?


从意大利贵族到中国主妇,死刑又无罪:身份很多种,灵魂只有一个


在纷飞的战火下,

贝安加带着孩子,

一怒之下来到了上海。

在这个冒险乐园里,

各国政治势力勾心斗角,

底层百姓生活极度困苦。

贝安加带的钱财支撑没多久,

她和孩子就陷入了财政危机。

窗外闪烁的霓虹,

娱乐场所的歌舞升平,

这一切都和她无关。

她每天听见最多的声音,

就是孩子喊饿的叫声。


从意大利贵族到中国主妇,死刑又无罪:身份很多种,灵魂只有一个


倔强的贝安加,

不愿向家人求援,

为了生计,她只好去一家,

法国夫妇开的服装店做模特儿。

这份兼职仍不够她养活四个孩子。

突然有一天,店里的老板娘说:

“达令,你这样下去不行的,

不如我介绍给你一些朋友认识?”

敏锐的贝安加一下子就懂了。

在残酷的生存压力面前,

她很快地成为了一名交际花。

异国血统风情,美丽的容颜,

让她在社交圈里混得如鱼得水。

当时她换取金钱最主要的渠道,

就是用自己的身体,

为日方套取情报。


从意大利贵族到中国主妇,死刑又无罪:身份很多种,灵魂只有一个


觥筹交错的宴会上,

世界各地的人都有,

无数人都想在中国发战争财。

军火商,实业家,政治家,

还有日本其他的间谍,

大家表面上和和美美地交谈,

其实都心怀鬼胎,各有目的。

贝安加每天就穿梭在这些人中间,

用甜言蜜语和妖娆的曲线,

诱惑男人的欲望,打探各路消息。

她不是日本人,也不是中国人,

作为一个失落依靠的异乡人,

她没有民族认同和爱国情怀,

为了养活自己的四个孩子,

她必须不断地游走于酒店、宴会,

用美艳的身体和如簧的巧舌,

想方设法给自己弄钱。


从意大利贵族到中国主妇,死刑又无罪:身份很多种,灵魂只有一个


目睹日军的暴行后,

她不是没有不安和恐惧,

可一扭头看到四个孩子,

“谋生”的念头随即压倒一切。

她不断地安慰自己说:

“这都是为了我的孩子。”

可惜,在法国租界的公园里,

一个孩子被流浪狗咬伤致死,

贝安加再一次经历了丧子之痛。

这期间,她没忘记谭展超,

四处打听与丈夫有关的消息。

她不知道,这时的谭展超,

已经踏上异国战场,到缅甸作战。

而这时何懿娴在他身边,

也为他生下了孩子。



从意大利贵族到中国主妇,死刑又无罪:身份很多种,灵魂只有一个



在上海这段时间里,

与贝安加有染的男性很多,

这其中最为重要的一个,

就是法国领事菲利普·西蒙。

西蒙属于法国的维希政府,

和日本人在情报方面有勾结。

贝安加之所做日本人的间谍,

和西蒙的关系非常之大。

贝安加一度离开上海去往香港,

四处打探谭展超的消息,

在途中遇到谭展超的好友,

得知丈夫已经死在战场上,

当即泣不成声。(实则没死)

在隆隆炮火和混乱的时局中,

她不得不继续周旋于男人之间。

直到日本投降,1945年11月12日,

在广州去往上海的机场,

她被美国战队情报署逮捕,

罪名是间谍罪。


从意大利贵族到中国主妇,死刑又无罪:身份很多种,灵魂只有一个


战斗中受伤的谭展超


“意籍女谍曝光”,

当即成为沪上抢手新闻。

《大公报》《申报》《中央日报》,

都刊登了这个耸人听闻的消息,

不少小报还给故事添加了情色意味,

有的则将贝安加描述为蛇蝎美人,

说她很小就受到情报训练,

是纳粹党安插在东亚的双重间谍。

谭展超看到这些报导后,

火速赶往广州战犯拘留所。

昏暗的牢房里臭味四溢,

时隔多年再次重逢,

一个是英雄,一个是囚犯,

这对曾经恩爱万千的夫妇,

完美地诠释了人生无常。



从意大利贵族到中国主妇,死刑又无罪:身份很多种,灵魂只有一个



当时,许多垂涎她姿色,

而从未得手的男人,

在审判中供出诸多不利的证词,

最终贝安加被判决了死刑。

听到消息后,谭展超四处奔走,

想方设法解救自己曾经的恋人。

这时的贝安加情绪极不稳定,

随即被转送到一间医院病房。

令她没有想到的是,

第一个来探望她的,居然是何懿娴。

何懿娴表明自己是护士后,

给她的身体做了全面检查,

“我给你带了一些内衣和食物,

还有一些盥洗用品,你能用得上。”

两人尴尬地坐了一会儿,

贝安加突然问何懿娴:

“你和谭在一起快乐吗?”

何懿娴点了点头。

“那你们有孩子了吗?”

何懿娴再次点点头。

贝安加咽下一口气,最后问:

“那他会跟你结婚吗?”

虽然何懿娴说谭展超未曾求婚,

但贝安加看着漂亮的她已认定,

那个男人不属于自己了。



从意大利贵族到中国主妇,死刑又无罪:身份很多种,灵魂只有一个


谭展超写给盟军的信


那段时间,

谭展超动用关系,

对外恢复贝安加的名誉,

多次与动机不纯的控诉者接触,

最终撤销了相关的证词。

面对即将到来的死刑,

贝安加想,如果怀孕了,

也许会给自己留出一条生路。

就这样,在博济医院病房内,

谭展超和她再行鱼水之欢,

怀孕为谭展超奔走争取了时间…

在自传《鸦片茶》里面,

贝安加将故事描述得非常惊险:

“死刑之前,我被蒋介石特赦,

但必须在60天内离开中国。”

实际上,经过两年诉讼,

她最终因证据不足,

被无罪释放。


从意大利贵族到中国主妇,死刑又无罪:身份很多种,灵魂只有一个


贝安加自传《鸦片茶》


在被释放之前,

贝安加就生下了孩子。

可惜谭展超没能看到孩子降生。

1946年,他跟随孙立人进军东北,

那一次离开,竟成了永别。

1948年,谭展超奔赴台湾,

1960年因喉癌而死,

后半生再也没见过贝安加。

在广东省的档案馆里,

还保留着一张谭展超的英文手迹,

说明贝安加腹中的孩子是他的。

这对曾经因爱情走到一起的男女,

就这样在乱世战火中,

渐行渐远,各自天涯,

在短暂的重逢之后,

游离出了彼此的生命。



从意大利贵族到中国主妇,死刑又无罪:身份很多种,灵魂只有一个



离开中国前,

贝安加还在打听谭的消息,

直到最后以为他战死东北,

才凄然地离开了这片土地。

她的爱与恨、耻辱和悲痛,

全都变成了过眼云烟…

29岁的她回到意大利,

开始了一段新的篇章。

将孩子们送到寄宿学校后,

她前往战后的巴黎寻找工作,

在法国人开的服装店里当助理。

令人感到命运神奇的是,

那个名叫克里斯汀·迪奥的裁缝,

就是奢侈品品牌Dior的创始人。

贝安加也因此成了,

时尚圈的耀眼人物。


从意大利贵族到中国主妇,死刑又无罪:身份很多种,灵魂只有一个


克里斯汀·迪奥


贝安加一生敢爱敢恨,

真爱来临,她敢于放下一切,

遭遇背叛,她不受半点委屈。

这一生她结了6次婚,

一旦丈夫有外遇,

她就会带着孩子们离开。

自始至终,她对谭的感情,

都远远在其他丈夫之上。

在第六任丈夫的婚帖上,

除了她和丈夫的新婚照,

还印着她和谭的结婚照!

晚年的贝安加依旧生命力旺盛,

还曾当记者去采访海湾战争,

她甚至受邀参加了,

克林顿的就职典礼。


从意大利贵族到中国主妇,死刑又无罪:身份很多种,灵魂只有一个


老年贝安加


谭爱梅看到她的照片后,

经过2年时间的寻找,

谭爱梅和贝安加跨越时空,

最终在纽约见了面。

谭爱梅回忆说:“真的奇怪,

我们见到彼此时一点不陌生,

她走上来拥抱我,就像拥抱亲人。”

同年10月14日,

谭爱梅回台湾探亲期间,

贝安加离开了这个世界。

后来,谭爱梅与哥哥,

将那些记忆碎片串联起来,

写下一本《被遗忘的年代》。

谭爱梅在书中写道:

“那些爱恨情仇,悲欢离合背后,

是一个时代的动荡和苦难。”


从意大利贵族到中国主妇,死刑又无罪:身份很多种,灵魂只有一个


贝安加曾对谭爱梅说:

“以我自己的本性,

我不会做当年那些事。”

在自传《鸦片茶》当中,

她亦写下:“如果当初,

我没有嫁给谭展超,

我的人生会是什么样呢?”

这让公子我想起一部电影,

《西西里岛的美丽传说》。

由莫妮卡·贝鲁奇饰演的绝色女子,

因丈夫参战为生计所迫,

不得不委身于垂涎她肉体的男人,

还遭遇了所谓“荡妇羞辱”。

电影里,她在街道上坐下,

所有男人走上来为她点烟,

却没注意到她眼角的悲伤。


从意大利贵族到中国主妇,死刑又无罪:身份很多种,灵魂只有一个


从意大利贵族到中国主妇,死刑又无罪:身份很多种,灵魂只有一个


从贵族到交际花,

从模特到畅销书作者,

贝安加这一生的跌宕起伏,

渗透着一个生命的苍凉。

无论贝安加还是贝鲁奇,

真是应了《深夜食堂》里,

小寿寿先生的那句话:

“无论在哪个时代,

搅乱女人命运的,

都是男人啊…”

转载文章地址:http://www.nlcha.com/lishi/449.html
(本文来自百加说车整合文章:http://www.nlcha.com)未经允许,不得转载!
标签:
孙立人 抗日战争 法国 政治 达·芬奇
网站简介 联系我们 网站申明 网站地图

版权所有:www.nlcha.com ©2017 百加说车

百加说车提供的所有内容均是网络转载或网友提供,本站仅提供内容展示服务,不承认任何法律责任。